湿 乳蒂 吸 添 湿 乳蒂 吸 添 ,霍水儿霍泽章节目录 霍水儿霍泽章节目录

发布日期:2021年10月22日

在武汉

来源:建设公司    作者:俞良望     发表日期:2021-01-18 责任编辑:楚畅  点击数:149

在武汉,感到一种踏实。

微信群里谈论14和14+7隔离期的问题,猜测14+7是针对来自疫情相对严重的地方,或者是搭乘过发现疑似感染者的航班的人。

因此大家就感到万分庆幸----幸好搭乘的南航上没有发现一例疑似感染者,大家的集体隔离期并没有在十四天基础上延长,同时大家的身体都是健康和安全的。

我在有此同感的同时,还有种比别人更为笃定的感受---我在武汉,在无比亲切的土地上,在一个等同于家的地方。要不了多久,我便可拖着行囊走向自己温馨的家,而同在此地隔离的同胞还要继续辛苦下去,奔赴各自的机场或车站,迈向自己朝北或往南的回家的路……

飞机在云端上的感觉,还记忆犹新,是一种让内心空落落的感受。所以我欣慰于飞机降落跑道时的那种瞬间带来的痛快劲---脚踏实地了。

我对武汉这地方的眷念,就像绿叶对根的情义。或许是早年曾在国外受过伤及无法及时回国救治所产生的后怕,后来在外一旦身体有恙便极度紧张。前些年在埃及身体感觉不适加上受彻夜失眠的困扰,立即不顾挽留提出回国。人在感到自己危险时必须要在自己的故乡,相信故乡才有最好的保障,因为这里有你的家和你的亲人,无论如何你都会感到放心。

拂开拽地窗帘,看窗外车来车往、人声嘈杂的街道。不宽的似乎有些年头的街道被两侧浓密的树影所笼罩。在武汉相似的街道何止百千,你一眼无法辨别它在哪里。但你内心能感受到同样的亲切、同样的味道。没错,这就是武汉,一个你自以为很熟悉的其实又不乏几分生疏的地方。

隔离期的生活,使你的天地宥在这居室之内,目光所及也只有室内和窗外。这条街道从白天到夜晚的变化却都在我的眼里,白天清风徐徐树静无声,偶有阳光穿过枝梢洒下一地碎金。夜晚是暖箱一样的存在---暖调的路灯暖调的树梢以及暖调的街道。对面的店铺门面开了又关、关了又开;车辆的尾灯明了又暗、暗了又明。一条岁月静好的街道。

我何以对这城市如此感性?只因我是土生土长的武汉人。出生于汉口成长于武昌,实则所有日子及生活都给予了武昌。

在武昌,粮道街是一条充满人间烟火气的街道。人们曾在那里清贫安居,购买日常煤米油盐,上学或者工作。民主路则是一条与粮道街平行的街道,它通向武昌那时最繁华的司门口。武昌还有一座土坡,它因为顶部有凸兀的岩石而被冠以山的名字。现在,它差不多被夷平,四周密麻环绕着楼房建筑。在武昌的二环江畔,逐渐发展成体量较大的社区,各种商业综合体也在那儿应运而生。那儿还有一座以池塘名字命名的公园。

即使是为改善生活而作的迁徙,也从来没有相距遥远,也永远徘徊于这老城之中。我把上述归纳为“两条街,一山加一水”。多少年来,我的成长轨迹、生活和工作轨迹,陪父母度过的惬意日子,陪他们走完的最后时光,都在这里。

现在的我已不像过去依赖于最熟悉的生活。那个风里来雨里去接送孩子就读的日子已经远去,那个曾经习惯的某个谋职的所在也已经离我越来越远再无牵扯。无需回头,只需过好今后的日子。

人到这般年纪,才会想起那个叫老家的地方---那个每年都要去看一看,却已然失去至亲的地方,那个其实一直都和自己毫无直接关联,现在却感到向往的地方。仁者爱山智者乐水,人在城外亦在城内。武汉人,你一直都在。

我知道在隔离的最后几天,一定会有各种“应试”接踵而来。果然酒店通知说,下午要做几项重要检查。

救护车就停在酒店楼下。电话通知到谁时谁就下楼,登车前往附近的医院。不少人要求将这次检查安排在离店前的两天,只因他们的旅程还要继续,不想让检测的结果在乘坐交通工具时失去效用。所以下午只有六个人参检—-六人分乘两辆负压救护车前往。

一个天津电建的小伙在上车时嗨叹,平生第一次坐救护车呀。救护车穿过几条街道,停在某个医院的一处门脸不大的“发热门诊”。穿防护服的司机要三人车上等候,不能随便下车。

长达两三小时的车中等待似乎煎熬。在告诉司机人有三急时,司机便与门诊外的工作人员交涉。单人用的卫生间也刻意设置在进门左首,工作人员不太情愿但还是允许入厕,却要求你不得用手触碰门把手,入厕之后要出声请他开门。之后仍回车上等候。

CT检查其实只有时间很短的三四分钟,躺在一张平板上双手抱头作吸气和憋气,平板自动滑行到一个可以旋转和扫描的圆环设备中。这个CT室也是刻意设置在很方便的几步路的进门左首。

下午只有这项检查,回去时天已擦黑,恰好是六点钟送餐时间,能听到餐车在大堂上拖动的声音。后来知道仍属幸运,那些要求延迟检测的,因为人数较多,那天从上午一直做到晚上十点,够辛苦排队做检查的那批人了。

终于等到出结果这天。CT检查、血清抗体检查和核算检查的结果均为阴性或正常。盖着红章的解除隔离证明书和通知书,也随同各种检测结果的单据一并交到你手里。

真是百感交集,想到这是怎么一步一个脚印,从巴国的伊斯兰堡一路受尽检验直到此刻的,简直有种做梦的感觉。在伊斯兰堡做两次抽血、两次核酸,然后才有国际健康绿码允许登机;下机后在天河机场再做一次抽血、一次核酸,才允许离开机场进入酒店隔离;在酒店做一次核酸合格后,才有了鄂省健康绿码;在酒店再一次做核酸、抽血、CT合格后,才有了解除隔离证明书。谢天谢地,你的确有一付千锤百炼的好底子。你终于修成了正果,明天就离开这里自由回家了。

当我将这一好消息通过微信告知太座时,太座也替我高兴,却对我说,社区已经瞄上你,向我打探你哪天解除隔离。你回来后,还要签一份在家隔离七天的保证书,纳入社区管理后的42天内要做四次核酸……。我笑了,那就来吧,我会签好保证书。太座说,可别,人家不让你自己签,让我代签后再上交……

离开江夏的那天,我长吸了一口气,多么暖和的阳光,多么清新的空气……无论如何,回家的感觉真好呀。

Copyright 2016 中国电建集团湖北工程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

地址:中国湖北省武汉市东西湖区金银湖街新桥四路1号 邮编:430040 邮箱:hypec-hb@powerchina.cn

电话:027-61169968(市场开发部) 027-61169642(办公室) 传真:027-61169066

鄂ICP备15005118号